您现在的位置:

白刀子 >

小三劝退师:报复性出轨,差点让她一无所有_经典文章

  作者:丁意

  (文类:子鱼的行业故事系列)

  01

  走出酒店大门,一阵寒风袭来。

  韩佳不禁缩了缩,几乎要将整个脸藏进围巾里。天边已经升起一弯冷月,像一只漠然的眼睛,躲在夜幕后觑着人间冷暖。

  韩佳顿住脚步,望着天际,神思恍惚,仿佛有人悄悄说“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然而她依旧无法安心,这天地之间有太多变数,怎知就是靠谱的?

  片刻后,耳廓响起尖锐的鸣笛声,韩佳清醒过来,嘴角扯出一个凄惨又不屑的微笑,眼睛里渐渐渗出恨恨的幽光。焦虑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理直气壮的快感。

  只是,这快感没有维持太久。松开油门,下了车,无尽的空虚拖拽得人寸步难行。回到家,更大的寒气扑面而来,简直透心入骨。

  韩佳无力地瘫在沙发上,身心俱疲,拉过女儿的小狐狸抱枕,紧紧搂在胸口。唯有这样,才能些许填补那股令人窒息的空落感。

  抱枕上隐约透出女儿的气息,淡淡的清甜。韩佳将头深埋其中,拼命嗅着,直至泪水糊花了眼妆,眼睛被异物弄得刺痛。

  她睁开眼睛,突然很想给女儿发个信息。改了又删,删了又改,最终没有发出去。女儿在寄宿制学校,周五晚上回来。现在才周二,万一看到信息有什么过激举动,她一时半会儿也没法察觉。

  呆坐了半天,胡泉发来信息:一觉醒来你又不见了,想你,下周继续约啊。

  韩佳嗤笑一声,删除信息,来到卫生间。

  对于上年纪的女人而言,卸妆是一个残酷到揪心的过程。一步一步地,剥去精心粉饰的外壳,一点一点地,露出疲惫无奈的现实。随处可见的细纹,就像中年婚姻的裂缝,突击得人措手不及。

  躺在床上敷面膜,韩佳的思绪飘得很远很远。

  过得快乐的人大多不爱回忆,因为压根就没那时间和闲情。日子难过的人呢,则爱反复咀嚼从前的时光,妄图从中拈出一丝甜意,来抵抗现实的苦寒。

  韩佳和徐新文领证的日子也是在冬天,距离过年只有几天,寒风几乎要冻掉人的耳朵。韩佳和徐新文却丝毫感觉不到冷,手拉着手从民政局蹦出来,打电话约来最好的朋友,直奔附近的火锅店。

  这一年,韩佳不过大学毕业半年,徐新文刚满二十五岁。两人在同一家公司的不同部门,都属于调休制,经常时间错开。所以,当好不容易有一天共同的休息时间,两个人想也没想就早早爬起来赶往民政局。

半夜孩子抽搐怎么回事

  这一天并不是吉日,日历上甚至写着忌嫁娶。但是心中有爱的人可不在乎这些,只想快点拿到那一纸婚书,来证明他们对这份感情的重视和热情,也想牢牢锁住对方。

  火锅店里,滴酒不沾的韩佳不顾徐新文的反对,喝了一大杯啤酒,脸蛋红得像抹了胭脂。那天的牛肚特别脆,朋友们嚼得嘎吱响,一向贪吃的韩佳却没怎么动筷子,一直在说她和徐新文的爱情。

  其实很多细节大家都知道,她仍孜孜不倦地道来,兴奋得仿佛一个被老师表扬的孩子。徐新文静静地看着她,眼睛里绽放着浓烈又温柔的光芒,时不时给她碗里夹菜。

  韩佳已经忘记,那顿饭她拨弄了多少次手指上的戒指。多年以后想起,她总忍不住捂脸,实在是太矫情。然而当时是真的开心啊,戒指不值钱,心意却是独一无二,因为购买需要身份证,一生只能送给一个人。

  韩佳本身是学广告的,自然知道这不过是商家的营销噱头。但是,送的人是徐新文,她便相信了,她是他唯一的真爱。再理智的女人,一旦深陷情爱,就喜欢做各种唯美的梦。

  所以,当徐新文亲手打碎这个美梦时,韩佳完全无法遏制住内心的恨意和不甘。

  02

  说来讽刺,韩佳发现徐新文出轨,也是因为戒指。

  这一年,韩佳四十岁了。经济富足,家庭美满,夫妻和谐,是世俗的人生赢家。她对生活一度充满感激,连阳台上的一株多肉都能感受到她的温柔。

  直到,在徐新文的口袋里翻出一张戒指的购买发票。

  她翻出发票时,徐新文就在旁边,一瞬间神色僵滞,没反应过来。

  很快,在韩佳开口前,他推了推眼镜,淡淡地说:下午陪老张去给客户买礼物,他忘带钱包,找我借的卡,我居然忘记把发票给他了,真是粗心!

  他努力使自己的脸色冷静下来,语气里的慌乱却无法掩饰,尾音甚至有一丝颤抖。

  韩佳的一颗心忽地下沉,不知坠入何方。很久很久,她才缓缓地回答了一句:哦,是挺粗心的。说完又看了一眼发票。

  徐新文立刻不着痕迹地从她手里取过发票,晃了晃说:我收起来,明天还给老张。不等韩佳作答,便飞快逃到书房去。

  第二天,徐新文的哥们老张打电话给韩佳解释了这件事,正如徐新文所说。韩佳在电话这头笑得很冷。

  她去发票上的首饰店询问,得到了一样的说辞。再细问,柜员以保护客户隐私为由,无论如何不肯多说一句。

  越是这样,韩佳越是不放心。

  接受她的委如何针对癫痫病的起因治愈癫痫托后,我们开始跟踪调查徐新文。

  韩佳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们一定要小心。此时,她对徐新文仍存希望,担心被他发现她在怀疑他,如果真是一场误会,这份怀疑也许会影响他们的感情。

  我们很快有了结果,同时明白为什么韩佳能被瞒过。

  该回家的时间里,徐新文绝不在外拖延一分钟,该扮演一个合格的丈夫时,他也绝不敷衍。然而,作为一个小公司的老板,他的上班时间相对而言很自由,差不多两天就去见一次被他藏在金屋的小情人。

  韩佳同样要上班,所以他不担心和情人幽会时撞见妻子。

  尽管如此,在人流多的街道上,徐新文和情人通常会一前一后,小心翼翼地观察周围。踏进小三居住的小区,则立刻放松下来,十指紧扣,有说有笑。

  我们询问了小区里的邻居,大家都以为他们是正常的夫妻俩。虽然四十多了,徐新文保养得很好,看上去不过三十五岁。有时候,两个人还会买菜回来自己做饭,确实一副居家过日子的样子。

  看到照片的韩佳整个人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不停地揉搓着无名指上的戒指。戴了十几年的戒指,已经和手指融为一体,勾勒出一圈被压迫的痕迹。

  有一张抓拍,小三抬手捋头发,正好露出一枚硕大的钻戒,熠熠生辉。

  原来,男人可以给你买一生一个的戒指,也可以给其他女人买更贵的戒指。毕竟,戒指的品牌,就像外面的女人一样,数不胜数。

  韩佳彻底崩溃了,拼命拔手指上的戒指。我们用力阻止,她的手指依然被扯得红肿。而戒指,还是纹丝不动地圈在上面。

  韩佳没有让我们劝退小三,付完调查费后,拿着照片失魂落魄地离开了。

  就在我们快要忘记这件事时,她再一次找到我们。

  这一次,她完全被逼到了绝境。

  03

  韩佳从来不知道,变了心的男人真的比鬼还可怕。

  拿到照片后,韩佳跌跌撞撞地回家,等徐新文回来摊牌。

  她终究是不舍得离婚,爱了十几年的男人,怎么会因为一朝背叛就不爱了呢。她要原谅他,给他一次机会,换他回头。她相信,他会回头的,他们做了这么久的夫妻,早已离不开彼此。

  和预想的一样,徐新文果断地下跪认错,发誓会回归家庭。最后,他撕掉了所有照片,夫妻俩重归于好。

  韩佳比以前更加温柔体贴,上美容院也更频繁。

  徐新文对她表现出更甚从前的殷勤,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小孩癫痫的症状有哪些呢

  不出意外,再过几十年,他们仍是圈子里的神仙眷侣感情模范,而这一段婚外情,不过是沉在漫漫婚姻长河的一块烂石头。只要不提,就不会浮出水面。

  韩佳以为,她的原谅,能换来他们的白首。却终究是,痴心错付。

  徐新文发誓回头的第二个月,韩佳发现他还和小三有联系。

  或者说,其实一直都有联系,之前在她面前的深情款款不过一场戏。

  韩佳恶心地快要吐了,对徐新文恨意丛生。

  所以,当胡泉再一次来撩时,她接招了。

  胡泉是韩佳在广告公司带的徒弟,比她小四岁。

  两人初见时,韩佳正处于女人完全绽放的年纪,轻熟中带着妩媚。胡泉毫不掩饰对她的欣赏,各种示好。韩佳心有所属,自然是不理会。

  再后来,胡泉结婚了,那些若有若无的撩,韩佳更是当做笑话,一笑了之。

  现在,她如同沙漠里的旅人,需要这一缕清泉。哪怕是饮鸩止渴也好,至少心里能平衡点。她要让徐新文也尝尝,被挚爱背叛的滋味。

  第一次出轨的时候,韩佳化了三个小时的妆,穿上了最精致的内衣,将松垮的身材勒出一丝狰狞的风情。

  徐新文的变心让她对自己的外形自卑到了极点,她不敢在其他男人面前袒露自己,却急需他们的赞美来重拾信心。

  明明是韩佳约起来的,真到那一步了,她突然僵硬得不行,完全没法进入状态。直到快结束了,才感到些微的快感,被罪恶裹挟着的快感。像溪水艰难地从石缝里流出,渴望着酣畅淋漓,终究是有心无力。

  酒店的卫生间,韩佳搓完身上,呆呆盯着镜子里,好陌生的一张脸,仿佛披着画皮的女鬼。

  胡泉累得睡着了,她则不敢多待一秒,穿戴整齐后从楼梯离去。她突然想到了徐新文,他是不是也这样,完事后匆匆离去?罪恶感瞬间淡了不少,衍生出一种报复得逞的窃喜。

  第二次就顺遂多了。

  再后来,韩佳的肉体几乎完全缴械投降,自愿沉沦在这悬浮的乐趣中。

  只是,心里仍是空的。

  尤其是,每一次肉体得到满足后,内心的空虚同时达到极致。因而,她从不在酒店睡觉。

  不想被人发现是自然的,韩佳理智尚存,知道一旦事情暴露意味着什么。光是想到女儿那张纯真的脸,她就忐忑不安。

  但是,有时候,又极度希望徐新文能发现。她想看他气急败坏,想看他后悔不已,想看他歇斯底里。看看他们的爱情,究竟被他们侮辱北京有看癫痫病的医院吗成什么了。

  家庭以内,他们相敬如宾恩爱如初;家庭以外,他们守着各自的婚外情。韩佳一度以为,这种混乱畸形的婚姻现状,会维系到他们折腾不动了。折腾不动了,他们也许还会携手白头。

  然而,徐新文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韩佳出轨近一年时,徐新文终于发觉。

  与韩佳在纠结中选择原谅不一样,他干脆利落地提出了离婚,并且要求韩佳净身出户。

  当韩佳哭着提起他出轨的事,他则拒不认账,直言自己从来没有出过轨,接着陈述了一番自己为这个家的付出,以及斥责韩佳的狼心狗肺。

  照片已经被他撕了,韩佳第一次从这段感情里清醒过来。大概是从未想过,托付身心的枕边人居然会算计自己。

  徐新文拟好离婚协议书,逼韩佳签字,不然他就把韩佳出轨的事告诉亲友。协议书上,女儿的抚养权和全部财产都归他。

  一想到女儿,韩佳恐慌到了极致。没想到,有朝一日,因为爱情而开始的婚姻会将她逼至四面楚歌。

  为什么,明明是徐新文先犯的错,他却毫发无伤?她不过是报复而已,却要一无所有。

  短短数十天,她疯狂暴瘦,原先拼命揪扯都取不下来的戒指,轻易就松了。

  我们翻了很久,才找到当初帮韩佳调查的结果。虽然遗失了一部分,剩下的也还管用,尤其是邻居们的对话录音。

  另一方面,我们发现小三的号码没有换,便打电话以邮寄中奖化妆品为由套出了她的现任住址,从而发现小三怀孕的秘密。通过询问保安,我们确定徐新文仍旧和小三在交往。只是,在准备离婚期间,谨慎的他一直没出现过。

  跟徐新文的最后一次谈判,韩佳不带任何感情。哀莫大于心死,她已经彻底放弃这个男人,现在只想要回女儿和自己应得的。

  有照片证明他和小三的婚外情,有邻居证言他们像夫妻一样生活,以及小三怀孕了。韩佳威胁徐新文要起诉他重婚罪,哪怕打官司到死,她也要让他们付出该有的代价。

  她神情凄厉决绝,大有同归于尽的气势。

  徐新文忍不住心虚,虽然他知道未必会真判重婚罪,但是至少名声完了。夫妻十几载,他们之间有太多的羁绊,撕扯起来,不过两败俱伤。

  他好面子,不然当初发现韩佳出轨时,就会公布于众以达到离婚的目的。

  最终,两个人安静地签完离婚协议,平分财产,女儿归韩佳。

  深爱过,苟且过,算计过,从此一别两宽,各奔前途。

© zw.lndli.com  万乘之国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