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熘鱼肚 >

关于《情乱情人节》_经典文章

  写《情乱情人节》这本书,我先后花了三年多的时间打腹稿。真正促使我动手创作是有一个颇有雅趣的动因的。

  我因某报邀约,撰写一篇女性生活的文章,为三八节鼓呼。经人推介,我去采访一位26岁的女性。我们是在一个咖啡店里一边喝着咖啡一边交谈的。当话题触及婚姻及家庭时,她突然掩面哭了起来,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当时我很不自在起来,怕被别人误解,因为身前身后都是喝咖啡的客人。

  我们说话的声音很小,我也不做采访记录,聊天似的,完全凭脑子记。她跟我说了很多家庭与事业的枝枝蔓蔓,最让我震惊的是,她告诉我,她在新婚满一个月的那天,突然有一个13岁的小姑娘敲开了她的门,说找爸爸,而且小姑娘说的爸爸姓名,正是她新婚燕尔的丈夫!这对她来说,犹如晴天霹雳,她由此而跌入婚变的泥淖。她承认她的丈夫对她出奇地爱,她也强调她出奇地爱着自己的丈夫,没有想到,两个出奇却遭遇更令人难堪的出奇,一个13岁的小姑娘出奇地敲开了她的门。后来他们分手了,分手的时候,只有眼泪,没有言语。丈夫净身出户,只是带走了对她的一腔真情。

  她的丈夫A是一位在祖国边陲插队的知青,曾在那里与一个姑娘同居并有了一个女孩。当政策落实后,A回南京工作,执意要把该姑娘带来南京,可是,这姑娘死活不愿意离开故土,只同意A把孩子带走。A回南京后,一直等姑娘来南京,姑娘非但不愿意来,还告诉A,她已经嫁人了,A只好作罢。A将带回来的这个女儿交给奶奶带着,这段往事他也就没有再跟任何人提起,包括他的新婚妻子。A跟为他生了女儿的那个姑娘只是事实婚姻,也不是合法夫妻。A在南京事业有成,经济条件非常好,成家后,继续把女儿给奶奶带。A大妻子十多岁,百般呵护爱妻,没想到,女儿长大了,知道自己的爸爸另有家室并知道了门牌地址,这才上演了登门找爸爸的出奇一幕。

  她的这段经历我没有披露在报章,我不忍再“伤害”她一次。

  其实,我在采访她之前,心里已经装了另一个非常奇特的故事,即一个事业有成、经济阔绰的台湾商人娶了南京姑娘为妻,可他不能生育,致使这个南京姑娘失去了做妈妈的权利。后来,这个南京姑娘巧遇她的同学,这同学也是事业有成腰缠万贯的成功人士,他们居然开房同居并怀了孩子。

  这个不该发生的事件导致两个男人为争夺这个南京姑娘乃至腹中之子好一番较量……

  这个女孩子就是我经常生气会引发癫痫病吗任总经理时我的一位部下的妹妹,我在年终请中层管理人员吃饭时,恰巧她妹妹来找她,我就邀她姊妹俩一块儿吃饭。席间,发现她们俩也不怎么吃饭,只管叽叽咕咕说话,我还发现她妹妹几次偷偷抹眼泪,我意识到职工家里可能出事了。为关心职工,我时常问及她家中是不是发生困难,并让一个副总去摸摸情况,必要时给予帮助。或许他见我这个做领导的是真关心她,又怕副总去她们家,于是就在我办公室里,一五一十地把她妹妹发生的那些不可思议的故事都说给我听了。她哪里知道我是个爬格子的,我便悄悄记下了这个故事的细枝末节。这个真实的故事在我腹中盘踞良久,挥之不去。

  因此说,前面那个故事触动了我腹中那个孕育两年多仍未成熟的“胎儿”,我的所谓灵感,就是在我离开跟我一起喝咖啡的那位采访对象后——大约十分钟的时间里被激发了。于是,我迫不及待地进入了创作。现在出版的《情乱情人节》里,除了心理描述的部分以及主人公以外的人物设置,其他许多让人心动的情节都不是我虚构的。然而,读者或许觉得都是虚构的,是啊,哪有那么巧哇?

  这本书我先后思考了三年多,一直没有解决我“要传递给读者什么”这一严肃话题,当我解决了这个必须解决的问题后,写起来真是不费力。写这本书,很讨巧。因为,我捕捉了至少两个很硬朗的好看故事。有了这两个故事,演绎起来,得心应手。

  书稿一个多月完成,经至少三次深入修订,三个月后完稿。我写作有个习惯,不论文稿大小,除了出版者催要外,一般我都是丢在一边,“忘”它一段时间,然后拿出来,以一个读者的心情来看它。

  《情乱情人节》原名是《天绝》,后经友人提示,要加强书稿的商业化成分,才改成现名。书稿在搁置相当一些时日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网上看到《长篇小说》征稿,就把它寄了过去。大约三个多月后,我接到《长篇小说》杂志社一纸通知,说我的书稿被推介并入选第三届海内外华语文学创作评奖,希望我赴京参加颁奖仪式。

  我当时很纳闷,我不知道有个一年一届的海内外华语文学创作评奖活动,让我赴京参加颁奖仪式,啥意思?他也没告诉说我的书稿获奖了没有,我去还是不去?我有一个好兄弟得知此情后,一个劲地催我赴京,说人家既然请你去,你不能不去。

  其实我的本意就是出版就算了,我一向不在意获不获奖。我也获过不少奖,那都不是我特别在意的事情。我曾经得知我的某篇报告文学经全体评委一致好评定为一等奖后,却被政府某部门通过行政手段强行将作品变为三等奖,长春治癫痫病有哪些医院因此,我对获奖就“看透”了。以致到今天,我就是写作,不太在意获不获奖。连作协通知上报作品参加评奖,我也不报作品,我跟自己说,我不够格,别去凑那热闹。

  我写作一向低调,泱泱大国,人才济济,高我者多了去了。但是,北京来函通知我,我到底去还是不去?我思考了一番。我以为我获奖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就不想去了。

  临近赴京的日子了,北京战友在电话里跟我聊天时再三请我去北京玩玩,说战友们常常惦记我,想见见面,甚至调侃说见一面少一面了。我想也是啊,都一把岁数了,这些年,有战友相继离去,是得珍惜机会呀。于是,我怀着见一见战友的心情,踏上了北去的列车。

  在评奖大会报到后,我刚进了我的房间,主编就来找我,说来认识一下我,并说《情乱情人节》没有简介,明天大会开幕式上幻灯介绍作品时,那个简介是他这位主编代写的,如不合适,也就将就了,并请我原谅。我表示感谢了,因为原本我就不知道要参加评奖,哪有作品简介?

  第二天上午正式开会,主席台上坐了十多个评委以及特邀的大家,如:国家广电总局剧本中心副主任高尔纯、著名导演尤小刚、作家刘庆邦以及评论家白烨、红孩等。

  会议8点开始,9点半的时候,我的一位刘姓战友就来到会场,他把我喊了出去,说战友们中午全部聚集,让我跟他走。我也没有多少心思在会议上,我的确想见一见多年不见的战友,于是,我悄悄离开会场,上了战友专门来接我的车。中午喝酒一直到下午两点多,战友才开车送我赶下午会场。

  下午的会是接着上午的内容开的,我来迟了,坐在最后边的位置上。因为我不知道上午的会议内容,下午听评委在评说作品,也就云里雾里了,我也没有听到说我的作品如何如何呀。

  一会儿,我忍不住问了身边的一位与会老者,上午究竟什么内容。这位与会老者跟我说,上午就是报告从全球一万多件作品中评选150余件作品的经过,然后就是颁奖。

  我问他都有哪些作品获奖,他说获鼓励奖有几十件,一等奖二等奖有十来件,高于等级奖的只有三件作品,也就是“最佳影视小说奖”,这三件作品分别是《情人节》、《我是老鼠你是猫》以及《白衣天使》。他补充说,《情人节》排在第一位。

  我心里咯噔一下,《情人节》?谁的作品?过了一会儿,我忍不住问,是《情人节》还是《情乱情人节》?他说,对对对,是叫《情乱情人节》,作者没上台领奖。

  闻此言,我瘟苏氐晒剂谕的脑子嗡地一下炸了,我压根儿就没有想到我会排在最佳的“第一”位置。下午休会时,我被大会找了去,难免一顿责怪,说怎么不请假就离开?北京电视台的记者会上会下找周荣耀,连厕所都找过了。我当时非常尴尬,好在喝了酒,脸是红的,一切都遮掩了过去。

  在第二天的作品分析交流会上,评委对一些作品说了许多修订和不足的意见,总听不到对《情乱情人节》的具体意见。我禁不住问了一位评委(女的,某出版社一位主编),她在回答我的问话时并不知道我就是本书作者,她说,这次获奖的作品,《情乱情人节》是唯一一个完整成熟的作品,评委一致给了高分,就作品本身而言,没有什么说的,可以签约出版。《我是老鼠你是猫》和《白衣天使》要做一定的修订才行。这就是说,三个最好的作品,其实就只是承认了《情乱情人节》是唯一一个可以马上出版的作品。

  当时,会议上有多个出版商在现场等着,我被多家出版商纠缠住了。在商量与哪一家出版商合作时,我拒绝了所有出版商,我决定回南京考虑出版事宜。当时我感觉,跟哪一家签约都是白签,算来算去,作者几乎拿不到稿酬,都给出版社以及“中间商”拿去了。当时我很无奈,感觉出版界很糟糕,作者的劳动得不到承认的。其实,我是不能“与时俱进”的了。当然,回到南京又怎么样?不还那样?几经辗转,本书在南京经人介绍由太白文艺出版社出版,结果,还是给出版社和中间商盘剥得所剩无几。

  好在本书在南京最大的新华书店搞了一次也算是轰动效应的签名售书活动,这让我感到了一点欣慰。

  签售活动选择在情人节这一天。下午一上班,我先在新华书店楼上接受了多家媒体集体采访,大约两点半,我下到一楼。一看,这里早已排了长长的队,队伍排到门外拐弯到了大街上,至于排到哪里我就不知道了。我被安排坐在了一张桌子旁,开始为购书者签名。一本接一本,我甚至无暇抬头看一眼队伍,只是抬头问一下购书者姓名,然后就是低头签售。身后堆码的《情乱情人节》买完了,仓库又送上来一批。我了解到,这个签售活动早在一周前,新华书店就开始宣传了。橱窗里摆放着样书和简介以及我的照片。

  签售中,有趣的事情不断发生。有购书者不顾后面排队人的催促,坚持要拿着书跟我照相,我只好配合,生怕读者不开心。作者得罪读者,那还得了?还有一位年约四十多岁的人,他买了六本,我问他干吗买这么多,他告诉我说是送给办公室女士们的情人节礼物,我的脑子里忽然生发出“这位先生好福气”的杂念。有一位自称是安徽老乡的读者,一个长得北京癫痫病哪个医院最好 很帅气的小伙子,他跟我三言两语拉起老乡关系,特地请我在书的扉页上写上他对女友的一句情感加恭维的话语,原话我记不得了,我遵嘱照办了。记得有一个小女孩,看上去很小,她买了一本,不无羞怯地站在我面前,请我签名。我仔细地端详了她一下,我说你还小,你是初中生吧?最好先别看这本书,等上了高中再看。她说她是高中生,我疑惑地望着她。她补充说,她是高一学生。我明白,她才上的高中,其实就是个初中生。本书有些性描述,我以为初中及以下的孩子不看为好。我的观点遭到书店以及后来谈及此事的朋友们的一致反对,我无言以对了。

  那天,签售一直忙到天黑。抬头看去,还有人在排队。在强行中止签售后,我觉得很疲惫,岂料回家竟然打不到车,满大街都是俊男靓女,的士几乎被他们包下来了。公共汽车更是拥挤不堪,挤上挤下,想必多数都是情人或者“情人”吧。

  我只好步行回家。在南京几十年,第一次步行回家,大约走了有二十里地。虽然很累,但很愉悦。夫人为我炒了两个菜,我美美地喝上了几盅。哎哟,这个时候,我才感受到了陶醉。这陶醉,姗姗来迟。

  --END--

  来源:文乡枞阳

  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周荣耀,安徽枞阳老洲人,现客居南京,作家、编剧、自由撰稿人。约有三百余万字文学作品在全国省市以上报刊杂志发表或独立(合作)出版,多部(篇)作品获奖。主要作品有:长篇影视小说《金陵孤儿》、《情乱情人节》、《家之秘》,以及由本人改编的电视剧本;长篇小说《秘方情结》,长篇纪实文学《烂漫樱花》等。

  推荐阅读

  小说连载 | 【周荣耀】情乱情人节(引子)

  小说连载 | 【周荣耀】情乱情人节 (第一章)

  小说连载 | 【周荣耀】情乱情人节 (第二章)

  小说连载 | 【周荣耀】情乱情人节 (第三章)

  小说连载 | 【周荣耀】情乱情人节 (第四章)

  小说连载 | 【周荣耀】情乱情人节 (第五章)

  小说连载 | 【周荣耀】情乱情人节 (第六章)

  温馨提示:凡在文乡枞阳微信公众平台刊载的原创作品,平台享有作品处置权。作者投稿本平台,即视为同意。感谢您的认可及支持!

© zw.lndli.com  万乘之国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