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栗陆氏 >

人在路上_经典文章

  平被尿憋醒,睡眼蒙胧的从座位底下爬了出来,肌肠碌碌,他已经一天一夜没怎么吃东西了,妈塞进包的几个鸡蛋在昨晚也吃光了,全身散发着汗臭味,可昨晚是平这几天睡的最踏实的晚上。

  车厢里的乘客大部分还在熟睡,乘客也少了很多,有几个人在过道里来回走动,以舒展旅途的疲惫。

  平站在上下车的门前,透过玻璃百无聊赖的望向窗外,看着东方那缕红色的朝阳从地平线上把那像一层层窗帘的漫漫黑夜掀开,看着飞速变幻的景色,如平这几天思绪。

  平高中毕业后由于分数不够就一直呆在家,刚开始一个月,由于在父母和同学的鼓励下每天晚上还会点盏煤油灯复习着高中课程,等待着来年再次去挤那独木桥。

  可一想到军校录取必须是应届毕业生,平就再也安心不下来在煤油灯下与蚊子共舞的日子,想等着十一月份再报名参军。

  可人生路总不是高速路。平的牙齿很好,上面招潜水员特种兵的干事说平的条件很好,身高,年龄,学历都合适,平兴奋了一夜,晚上还梦到自己胸戴大红花被乡亲们敲锣打鼓送上军列的梦,平笑了一夜。

  第二天来到招兵办,平被通知肝功能不合格,被淘汰了,连当小儿良性颠癫的原因普通兵的资格都没有了。

  平从没有这么失望过,绝望过。回去后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三天三夜。

  平没有什么大的追求和理想,就是想长大后能穿上一套军绿的军装,所以平小时候放牛时都会扛一根树干,和小朋友玩的时候也扛着,最喜欢看“小兵张嘎”“红星闪闪”,那是平心中的枪,永远的枪。

  只到上小学了,老师不让带,才没有扛了。

  农村的夜总比城里的夜来的早些,农村夜的冷比城里的冷更冷些,所以大部分人都是躺在被窝里看新闻联播,新闻联播结束,大家差不多也进入了梦乡。

  平却碾碾不能入睡,想着比他成绩好的同学现在正在教室里学习,进步,而学习不好的他却窝在被子里自甘堕落,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剪刀口的差距会越来越大。

  平睡不着觉的时候很喜欢来到村东头洗衣塘,这里是全村女人早上洗衣服的地方,这里也是最长知识的地方,天南地北的,平小时候就爱坐在一边静静地听着外面的世界,听英雄的军人,直到自己慢慢长大,听得懂让自己脸红的事情,才不好意思过来了。

  农历十一月的田野,农作物差不多都收完了,广茫的田野在月亮的照辉下,干干净净,平平整整,洁白洁白的,白的让人晕眩。

<武汉治癫痫医院哪家强p>  没有了白天的喧哗,好像大地也躲进了被窝里,只有隔不隔听到一,二声不知名的虫呤声和一二只出来觅食的老鼠,这些虫是不是也和平一样,睡不着。

  以前平来到这坐上个把半小时,心情就会好多了,今天却怎么都不能让自己平静下来。

  第二天,平挑了自己最好的二套衣服,一件军绿色外套,一件卡其色四个袋子的外套塞进一个帆布包里,问妈要了150元钱,拿着同村寄回家的信封义无反顾的离开自己生活了19年的村庄,却没有感到一丝的留恋。

  由于没有提前买票,票早已卖完,又不想回家,看到有人从窗户往里爬,平也跟着爬了上去。

  车里的人很多,差不多到了再加点东西火车车箱就会涨裂,平也不知道自己的脚有没有落到火车车箱的地板上,就随着车箱的晃动前一下,后一下,左一下,右一下摇摆着,每向一个方向摆动,就会发出一连串的声音,哎呦,我的脚,我的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停下了,停了好久,人差不多下了一半,过道里已不在拥挤,平活动了下差不多挤变形的手和脚,伸头看了下站牌,鹰潭站。

  火车开动,平来到厕所门前,把背包当垫子坐那,迷迷糊糊睡着了,忽然车厢一顿骚动,查票了,查票了,人蜂拥地向平挤来,平下意识抓住看癫痫病专科医院厕所的门把,想躲进厕所里去,一个声音响起,厕所里也会查的。

  平不知所措,随着人流慢慢后退,平上车的时候爬进的是第十节车厢,现已经退到第三节车厢了,挤不过来的人已经被抓住补了全票外加罚款。

  平这趟车的票价是38元,如果抓住的话补票价外加罚款应该要70到80块钱,平很心疼这半边身家,更不想本应该出38元钱的车票却要付出双倍的代价,心急如焚,一激灵,峰躺着地下慢慢的向车坐底下移去,“好心人”也帮忙着把平往座位底下推,并帮忙把行李挡着平。

  坐位底下虽然空间不大,但躺个瘦小的平还是可以的,只是不能翻身。

  平躺在底下心到踏实了,少了躁动,少了拥挤。

  平静下来,肚子却发出抗议声,伸手从包里掏着鸡蛋,可蛋早已变成了蛋饼,平也不顾不上那么多,用二个手指随便拔弄了下破的蛋壳,和着没去除的蛋壳吞了下去。

  平要到第二下午才到,而且是终点站,现在也不敢出来,索性睡一觉。

  当平庆幸自己可以省下这笔巨款时,有人拍了拍平的肩膀,把你的票拿出来检查一下,平一脸黑线地跟着列车检查员来到他的办公室里,

  从那上车的,怎么不买票。

河南能治疗癫痫好的医院

  我没有钱。

  没钱怎么能上车,车上工作人员,国家辅路成本怎么回本,平时维护怎么办……。

  平听不进去,想着怎么逃脱,平想过就这么跑开,但火车就这么长,你能跑那去。

  平想过跳窗,车那么快,那么高,不敢。

  检查员说了半天,见平没什么吭声,看了看平一身的装扮,就笑着说,看你年龄也小,应该是没什么钱,这样吧,坐车也闷不如买几本书坐我这看,也没人查你票。

  他从一个袋子里拿出五本杂志,这些本来卖十几块一本,五本你买下,收你50块钱。

  平一看这就是摆地摊买二元一本的翻版书,

  我真没钱,买一本可以吗?

  不行。

  二本呢?

  不行。

  平知道今天不买他的书肯定过不了这道坎,咬咬牙,说,我只有三十块钱,再多就没有了。

  他看平真没钱的样子,好了好了,就买三本吧,不过,走的时候书不准带走。

  他笑咪咪的关上门,出去巡查去了。

  下午三点平找到了他的老乡。

© zw.lndli.com  万乘之国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