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闵子骞 >

沦落的青春:第十七章_故事

  第十七章

  第二天,小城被昨夜的惊魂一战弄得沸沸扬扬,《城关镇日报》头条便登出:黑社会斗殴血洒城关大道。正文如下:

  据张三报道,昨晚八点十五分在城关大道上发生了城关镇有史以来的最大斗殴事件。据目击者称,当时斗殴人数大约有两百人,创城关镇群殴人数新高。其中有一条狗在斗殴中无辜受害,派出所正在寻找狗主人,以确定是否状告斗殴者故意伤害;其间还有伤者无数,幸好无人死亡。

  在此次事件中警察作战英勇,在事件发生后积极出动阻止了事件的扩大化,为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

  当我还在床上的时候,外面就已经闹得沸沸扬扬的了,而其中参与讨论的人大抵都是些外地人,他们简直大惊小怪,这样的事对于小城来说简直就像家常便饭一样。

  然而小城已经今非昔比,自从一批批的工厂在这落户后县领导就对小城的治安十分重视。自然,这件事便成为他们“惩恶扬善,打击犯罪”的标志性事件。不到一个早上,已经把学校里的一百多人抓到派出所去了。当那些警察到我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在放学的时候。那时候老爸已经到煤矿场去了,对我的离去毫不知情。

  当我被抓进派出所后,就像以前那样被手铐拷在了铁管上,我的旁边也同样挂着几个人,他们都对我怒目而视。由此可见,他们头上的伤口似乎是拜我所赐。我没有功夫理会他们,我只关注这次派出所又研发出了什么新武器。然而我想,他们的脑袋大抵也只能想出皮带和牛皮绳来了,假如他们能够想到钢管的话那么便是黑社会而不是警察。

  这个早上,整个派出所都忙极了,我们几乎在这样的忙碌中得以暂时安生,然而不多时也还会挨上几皮鞭的,我想。

  我仔细地观察那些警察,发现他们简直十分滑稽而可笑,常常对前来报案的人给予自高自大的目光——然而,的确也如此,老百姓可没有什么值得自高自大的。

  一次,一个老太婆前来报案,她说她的母鸡被一只山羊给咬死了,说时还把死了的母鸡从篮子里提出来做证据。然而无论她如何解释警察就是不相信,山羊把鸡给咬死了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后来老太婆自知无果便愤愤而去了,还顺手把死鸡扔在桌子上,溅了警察一身鲜血。

  我看见了既想哭又想笑。

  其实我相信老太婆说的完全是真的,因为我就看见过山羊吃肉的情况——这样的事情在以前是从没有发生过的,自从小城工业化以后一切都显得不那么太平。

  我看见山羊吃肉的那天是丝丝和我去看望黄爷爷的那天。那天我们从山上下来的时候就发现了一只山羊正在路边吃一只死了的老鼠,当时我只以为是那只死老鼠把青草压住了而已,但是到了现在我才知道,山羊的确是在吃肉,它旁边可有好多青青的草。

  我们一直在派出所待到了晚上。到了晚上的时候我已经饿得不行了,身子就像一块腊肉一样挂在墙壁上,然而不幸中的万幸,我们从始至终都没有受过皮带的摧残。

  我是被老爸从派出所接出去的,虽然他来的时间晚了一点,但我依然对他感激不尽。

  我回到家后就急忙赶赴吴明的家里,当时他正在老爸的吩咐下把那只死了的鹅埋进土里。吴明还顺手为它立了一块墓碑,写道:无头鹅之墓。

  吴明望见我的归来十分高兴,他把我拉近屋子里坐下,对昨晚的事情娓娓相谈,他还说:“你能从派出所出来真是万幸。”

  我说:“是啊。”

  “你怎么没事?”我好奇地问。

  后来吴明说警察不知道他家的地址所以找不到。

  于此,我终于知道把地址留在学校或者派出所都是不明智的决定。

  我和吴明谈了许久,忽而又谈到了他媳妇。

  我问他:“你见到你媳妇了吗?癫痫病小发作有哪些症状出现?

  吴明低着头,难过地说:“没有,据说到上海去了。”

  “上海!”我十分惊讶。

  吴明的媳妇燕子去了上海,老妈也去了上海,小四也是上海的,真不知道上海是个什么样的神地,竟把所以人都吸引过去了,我相信上海的吸引力丝毫不亚于药粉的吸引力。

  忽而我便憧憬着,或许有一天我也会到上海去。

  我和吴明谈了一会儿后就决定去找丝丝,我想她一定为我担心死了,而且我也难以抑制心里的相思之苦。所谓一日三秋,我想我对丝丝的想念只怕是一日十年也不止的。

  我向吴明道别后就离开了,当我从草丛里经过时一群叽叽喳喳乱叫的老鼠忽地从我脚边穿过,我吓了一跳,忽而发现其中一只老鼠是多出一个脑袋的,跟黄小能提着进屋的那只一模一样,我冒了一阵冷汗。

  在随后穿越草丛的时候我总是小心翼翼的,忽然有一只两个脑袋的孩子从你脚背上爬过可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

  我安全抵达楼下。

  我骑上威龙就朝相会美发所去了——一个初中生常常往妓院跑真不是什么光荣的事,但是爱情就是如此,为了爱情你可以牺牲能够牺牲的一切,其中就包括:面子。

  我到相会美发所后,发现丝丝并没有在里面,我问里面的女人,她们不耐烦地说:“大概是到城关大道上去了,听说你被打死了。”

  我微微一笑,便又骑着威龙朝1999上奔驰而去。

  现在的1999热闹非凡,连狗也出来凑热闹。

  因为人特别多,所以我骑得很慢,我使劲的按喇叭,前面的人也装作没听见,只是在车轮碰到他屁股的时候才嗖地一下跳开了。

  1999的两旁新建了许多房子,它们耸入云霄,似乎是工程师专门为意欲跳楼自杀的人准备的。新房的墙壁上被贴上了一张一张类似“真心求孕”的广告,我骑近一望,上面写着的是:打击犯罪,为老百姓谋福利。

  我朝地上吐了一口口水,就骑着车朝前面去了。因为接二连三的撞到了行人的屁股,所以收到了类似“你个王八蛋”的警告。人们也常常怒目而视,以为他家里的老鼠长出了两个脑袋大抵是我的功劳。#p#分页标题#e#

  ——去你娘的,老子才没有让老鼠长出两个脑袋的本领。

  我继续往前走,我注视着每一个行人,因为他们每一个都有可能是丝丝。然而这也让很多女同志对我的行为产生了歧义——真是十分惭愧,我可没有“啤酒肚”那样的研究女人胸部的嗜好。

  我继续往前走,不一会儿就远离了繁闹的人群,也离我们大战的地方越来越近。

  我终于在我们大战的地方停下了,但是我仍然没有发现丝丝的身影,我想:难到丝丝也去了上海吗?想到此时心中一阵失落,眼泪唰地一下落下来。

  我把车停在一旁,便抱着膝盖独自坐在地上——我想这就是所谓的失恋吧。

  恋爱是幸福的,但痛苦会紧随而至,这种痛苦是刻骨铭心,撕心裂肺的,但是幸福也如此。

  我就这样呆呆地坐在地上,恍然间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我的前面,我心一惊,以为是在这惨死的家伙化作了鬼魂索我命来了。

  我抬起头来才发现丝丝,或许你应该知道,当时我高兴得要死了。我就这样和丝丝相互蹲着对视着,眼泪淌得更加的迅速。

  “你哭什么啊?”丝丝幸灾乐祸地问。

  “哦……没什么。”

  我说罢,就擦干了眼泪。

  就在我擦眼泪的时候丝丝便在我的左边坐下,右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你昨晚没事吧?”

  “没事。”我摇了摇头。

  “那你带我去玩吧。”

  “好啊。”

  说罢,我们就一起上了车。

  丝丝上车后就把连紧紧地贴在我的背上,让我有一种温暖的幸福感。

  我沿着癫痫病都有哪些好方法1999继续走下去,为了观看旁边的风景,我故意放慢了车的速度。

  原来路边的废墟都被改造为一间间的工厂,刺鼻的气味不断地从里面飘出来。

  走了好远,我们才渐渐地远离了这些工厂。

  再往前走就是城关镇的母亲河了,原先被大火烧毁的野草依然保持着黑漆漆的一片,没有生还的迹象。

  我们将车骑到了河边,发现河里的一些野草早已变成黑色的,像煤炭一样,然而都依然茂盛地活着,而且比先前更加的具有生机。不时河里还会有一些成群结队的老鼠经过,淌过浓稠的污水。忽然,一阵轻风吹过,顿时一股刺鼻的让人眩晕的气味从河里涌了上来。我和丝丝捂着鼻子,赶紧驱车逃走了。

  我们逃离后又沿着1999往回走,1999的另一个尽头便是小城的工业区,那里盖着小城大部分的厂房,也淌着小城大部分的污水,天空密布的乌云也是它们的杰作。

  丝丝说她想去看一下那些工厂。

  我说:“好。”

  于是我朝着那一堆堆的乱七八糟的工厂驶去。

  在我们经过城中央的时候,那些被车轮撞到屁股的人又愤愤不平起来了,纷纷朝我们怒目而视。然而我毫不理会,继续驱车前进。

  大约十分钟以后我们就驶进工业区,当时一些孩子正慌慌张张地把一些沉重的铁疙瘩抱出来,飞一般地逃走了。

  再往前走,一股股的恶臭便向我们扑来。路上的工人也都紧紧地捂着鼻子,他们的脸就像被油漆漆过一样,发出重金属一样的光彩。

  没多久,我们就在前面一处拐弯的地方停住了,那里居住着小城最霸道的钉子户,即使是第二次的工业化建设也没能将他们从那里迁走。

  此时,那里正吵吵嚷嚷地聚集着一大群人,他们指手画脚的,显得自己像个领导一样。

  我们到了他们旁边后就将车熄了火,他们似乎对我们的光临毫不介意,继续在那里吵吵嚷嚷的。

  先是一个凶巴巴的女人手里拿着一个梨子,然后在其他人的眼睛前晃来晃去的。

  随后其他人也不甘示弱,大嚷起来:“这跟我们的工厂没有丝毫关系。”

  这样的解释一直持续了几十遍,但是那个女人依然把梨子摊在他们面前晃来晃去的。

  还说:“哪个说没关的,哪个说没关的……”

  那个凶巴巴的女人至少将这句话反复说了上百遍。

  “好,不信你们跟我进来看。”女人说道。

  随后其他人便跟着她朝一个院子里走去了。

  我拔了车钥匙,也跟着进去,丝丝紧紧跟着我。

  只见他们到了院子后,就在一颗苹果树边停住。

  女人指着苹果树说:“看!这就是你们的杰作,你们排出的污水把我们家的苹果都弄成了梨。”

  我一看,果然是这样,那棵苹果树上结的果然是一些梨。

  “这是你家树的问题,跟我们的工厂排出的污水没有关系。”一个像是怀了二十个月的孕的男人说。

  然而女人又不平了,指了指树底下,说:“怎么没有关系,怎么没有关系……你看你们工厂排出的污水都淌到树底下来了,怎么没有关系,怎么没有关系……”

  “那你怎么证明你家的果树和我们工厂排出的污水有关系呢?”男人说。

  “那你怎么证明没有关系呢?”女人反咬了他一口。

  这一下那个长着啤酒肚的男人就无话可说了,幸而旁边一个人打了圆场,说:“不管是苹果是梨,只要能吃就行了。”

  咋一看,这个小男人就是那个长着啤酒肚的男人的手下,一脸拍人马屁的模样。

  “那么你吃……你吃……”

  女人说罢,就把梨送到那个小男人的嘴前。

  小男人望了一眼他的领导,见领导点了点头,便视死如归地将梨子吃下去了——为了讨好领导死也值得了,这大抵也周口市老年羊羔疯治疗哪家医院好是小城特有的文化之一了。

  “吃了吃了,怎么样,我们排出的污水和你家的苹果树没有关系吧?”长着啤酒肚的男人欣喜若狂。#p#分页标题#e#

  然而刹那间,那个小男人就倒在地上不醒人事了,口里还不断地吐着白沫。

  所有人都惊呆了,只有长着啤酒肚的男人恍然反应过来,喊道:“快,送医院。”

  因为我的威龙是现场唯一的一辆机动车,所以人们便把拯救小男人的重任放在我的肩膀上了。我还从来没有如此身受重任,实在有点不适应。然而老师说了,我们要学习雷锋做好事,于是我赶紧帮他们把人捆绑在威龙的后座上,让丝丝坐在中间,嗖地一下朝医院奔去。

  然而就在我嗖地一下飞出去后我才想起我已经不记得到医院的路怎么走了。我问丝丝,丝丝也说不知道。于是我们就在大街小巷胡乱地窜着,终于在汽油即将耗尽的时候发现医院的位置了,原来医院就在1999边上,只是刚新建的医院还没来得及把“医院”两个子安上去罢了。

  因为我的记忆问题而让小男人饱受颠簸之苦,我感到十分惭愧,简直无地自容,毕竟这是我第一次身受重任。

  我以最快的速度把车停止医院门口,然后联合丝丝将小男人身上的绳子解开。我们费劲地将他抬进医院门口,他简直就像一头牛一样的笨重。

  我们到了医院后,我就问丝丝:“该将他送到哪里?”

  丝丝说:“我也不知道,总不会是太平间吧。”

  问也是白问。

  此时我发现两个护士正谈笑风生地从我们身边走过。

  我拦住了她们,指着地上的小男人问:“这人快死了,该送到哪里。”

  他们却说:“我们下班了,你问里面的人吧。”

  说罢,她朝里面指了指。

  我朝她指的反向望去,发现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瘸腿的男人。我想:难道那就是院长?

  于是我赶紧跑他跑去,然而就在此时一个女人朝我们飞奔而来,喊道:“流氓,我们没有钱。”

  我无比疑惑,心想:难道我收过这个女人的保护费。

  就在我正在想的时候,丝丝大喊起来了:“若西,这家伙吐泡泡了。”

  毫不迟疑,我又找了一个穿着白衣服的人询问。

  他说:“朋友,我们的专家不在,你可以到对面的山和医院去看一看,那里医疗设备齐全,医师力量雄厚,全都是遵义医学院毕业的,而且最重要的是那里的护士很漂亮哦,都是六盘水师范学院毕业的女大学生。”

  “那里可以治疗吐泡泡吗?”我问。

  “当然可以,那所医院不光肛肠科领先贵州,就连口腔科也是全贵州第一的,吐泡泡的问题不在话下。”

  “那所医院……”

  正当我想问“怎么走”时,忽地跳出两个警察将他绳之以法了,还顺便告诉我说:“这是个医托,以后小心点。”

  我一听就火了,人命关天的事竟让一个医托给耽搁了半天。

  丝丝又喊起来了:“若西,他吐的泡泡越来越多了。”

  我继续往前走,但是这里的人们都对我不屑一顾——顾客不是上帝吗?难道他们瞎得连上帝也看不见了。

  找了半天,终于有一个医生愿意屈驾来看那个小男人一眼了。他到了小男人身边,用手指在他的鼻孔前放了放,然后又把他的眼皮拉开看了看,若无其事地说:“没救了,死了。”

  后来从医院里出来几个人把小男人的尸体拖进去了,还对我们说:“我们把人拖进太平间,叫他的家属拿钱来领人。”

  为了把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以及“拿钱来领人”的话及时告知他的老板,我们又骑上威龙以80码的速度朝工厂飞去。

  当我们到达那里的时候,人们依然在那里吵闹不休。见我们来了之后才稍稍松缓了。

  “人怎么样了?”长着啤酒肚的男人问我。
手术治疗癫痫风险大吗
  “死了。”我说。

  顿时所有人都惊呆了,只有那个凶巴巴的女人哈哈大笑,道:“怎么样,你们的污水有没有问题?”

  长着啤酒肚的男人没有回答,拔腿就往医院的方向跑,我连说“拿钱来领人”的机会也没有。

  我和丝丝出了院子,继续我们的旅程。

  我问丝丝:“望见死人害不害怕。”

  丝丝抱紧我的腰,说:“怕。”

  我们继续前行着,因为没有多少油所以车速慢的跟蜗牛一样。

  没过多久,那种呛人的絮状物又从空中飘落下来了。

  我让丝丝捂住口。

  “这是什么东西?”丝丝问我。

  “不知道,我想是从那些烟囱里跑出来的。”

  “我们回去吧,闻着这东西我很不舒服。”

  我们又原路返回。

  就在我调转车头的时候,我看见一群长着两个脑袋的老鼠结伴而过,领头的还傲视群雄般地望了我一眼。

  丝丝吓了一跳,赶紧把留在车上的绳子朝它们扔去。这不扔还好,这一扔,那些老鼠就以一种报复的心态朝我们跑来。

  亲爱的,你应该知道一群长着两个脑袋的耗子朝你跑过来是一副怎样的情景,我想是既壮观又令人失魂落魄的。

  幸好我的反应迅速,在老鼠还没有爬上我的车前,我就一脚油门飞出好远。

  真是一场胆颤心惊的旅程。

  我们回到1999后我就准备送丝丝回去,然而丝丝说她很害怕,要和我呆在一起。

  其实你应该知道,我一直希望丝丝和我回到家里,但是想必老爸会认为这不是一件初中生能干的事,然而我又一想:这年头,咋想干么就干么。索性,我就将丝丝带回家里去了。

  其实当我带丝丝回家的时候是丝毫没有恐惧的,我想我带丝丝回家就像老爸带那个臭女人回家一样,而且老爸对我的纵容超出了你们的想象,只要我想干么他就让我干么,带女人回家也是迟早的事情——人可不能一辈子干光棍。#p#分页标题#e#

  结果正如我想象的,当我带丝丝走进客厅的时候老爸丝毫没有反映,只是看了我们一眼。而那个臭女人简直对我们不屑一顾,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吸毒上面了。

  我和丝丝进了房间。

  丝丝说:“住这么高的地方就不会有老鼠。”

  我说:“是,不光没有老鼠,连苍蝇也没有。”

  “你爸不批评你吗?”丝丝好奇地问。

  “不,你这么漂亮他不会批评的。”

  丝丝笑了笑,便爬在窗台上向外看。此情此景又让我看到了自己趴在上面的场景。

  “你看见了什么?”我问丝丝。

  “看见了社会的悲剧和人类的不幸。”

  我一听,多么有哲学的话。

  “那么什么是社会,什么是人类呢?”

  “就是你和我。”

  “那么我们都是不幸的吗?”

  “嗯。”丝丝点了点头。

  “那我们为什么是不幸的呢?”

  “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

  没多久,老爸就从外面进来了,虽然他干着卖药粉的生意,但他丝毫没有忘记进门敲三声的礼貌行为。

  我以为是老爸要对我的早恋进行思想教育,然而老爸进来后对此丝毫不提,只是说:“外面那些工厂排出的污水和废气都有毒,少出去玩。”

  说完,他就很有礼貌地关上门出去了。

  此时,留在心中的疑惑大抵有了合理的解释:那些长出两个脑袋的老鼠以及长得像梨的苹果都是被毒出来的,生物课上老师有讲过污染是会让生物发生变异。我想,保不准以后又会出现一些什么怪东西,但“这世道要乱了”。

  作者:艺小城

© zw.lndli.com  万乘之国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